当前位置:台湾新闻网 > 旅游新闻 >

预定年度最佳!吴青峰新专辑像是呼唤苏打绿集结的号角

发布时间:?2019-09-07

并关于人声的录制跟 混缩做了良多探索,这对一张并非典范的流行专辑而言尤为重要,青峰在这张专辑中并没有给出太多惊喜,《太空人》无疑给了听者一段十分好的旅程,同样诗意,令听者不至于失去耐心,只是像早期《小情歌》《无与伦比的标致》乃至《蓝眼睛》那样天才般的旋律在《太空人》中有些欠奉, 在今年年初的《歌手》中,它用一轨类似Fender Rhodes的电钢琴音色营造出了“编译机”的意象,令听众进入歌者的精神的功用(例如华晨宇《Why Nobody Fights》),则是首尾响应的《译梦机》跟 《Outsider》,但却是近十年来最杰出的专辑开头曲之一,我回家了,其实是整个流行音乐行业的一种窘境——奇特而美好的旋律已经不再是一座富矿,很难想象一张12首歌的专辑竟然会有一半左右十分易听,当你听完这张唱片才会明白太空所指的,只管青峰在歌曲中数次说出“疯子自传, 而实际上贯穿整张专辑精神世界的,当然这仍是属于偏颇相似的范畴,专辑中只要是他愿意写得好听的歌曲,不出不测的话, 不过,这三首负责串联起专辑“好听”、“温暖”、“明亮”的流行音乐性质的部分,早已是歌手中的“顶流”,而《Outsider》则在专辑的结尾以一些重合的内容与《译梦机》构成了响应,它会在年底的各种盘点之中占据最佳专辑的一席之地。

而整首《水仙花之死》由于采纳了类似的录音措施跟 演唱技术。

打绿于2017年休团后,目前已经被良多人指出气质上很像《Bad Guy》,但整张专辑中浸透着的主题显然还包括“梦境”“记忆”跟 “语言”。

每三首歌涌现一次,当然,你会觉察《冬未了》是在全力以赴阐释打绿心中“什么是乐团”这样的概念,而《太空人》专辑中使用了大量的合成器、弦乐、打击乐、采样,但唯独没有哪首歌能够用一个规范的摇滚乐队的配置来归纳,《太空人》的多少支主打单曲已经开始了对各种榜单的席卷。

并逐渐渲染出整张专辑半梦半醒的世界风貌,在这首由苏打绿吉他手家凯作曲的歌曲(也是全专独一采纳了传统乐队编制的歌曲)的最后,但此时青峰的归纳并不像开头时那样似乎飘在天上跟 梦中,笔者称之为专辑中的“明线”,


?